瑞士是加州的重要竞争对手?

石泽:美国的研究者总会试着把技术商业化。而欧洲的研发人员更像艺术家,商业化并不是科研人员的考虑范畴和责任。

福布斯杂志近日撰文称“瑞士为加州的重要竞争对手”。本月结束的瑞士机器人产业日(Swiss Robotics Industry Day),瑞士机器人创新领域人士齐聚洛桑,探讨了目前瑞士机器人产业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同时展出的专业领域机器人相关技术:专业领域无人机、康复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机器人产品让人眼前一亮;而在模式识别、光学传感器等领域的基础研究成果,或对未来行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瑞士正在成为全球最重要的机器人创新中心

瑞士机器人技术之所以处于前沿位置,与其拥有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国际化顶尖人才不无关系,瑞士拥有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一个人口仅为八百万的国家,培养出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21位诺贝尔奖得主的苏黎世联邦理工(ETH)和洛桑理工(EPEL)是全球排名靠前和欧洲顶尖的理工类大学,机器人领域世界级的教授和大量高素质人才汇集于此。

其次,政府进行了大量高效并有针对性的工作,瑞士联邦体系灵活地通过瑞士国家科学基金(SNSF)、技术创新委员会(CTI)等不同的部门来鼓励创新。NCCR Robotics是由SNSF资助,由苏黎世理工(ETH)、洛桑理工(EPFL)、苏黎世大学(UZH)和Dalle Molle人工智能研究所(IDISA)组成的研究网络,旨在加强国家在机器人方面的地位, 以20个实验室作为核心成员,超过一百名研究人员。作为科学研究与商业化的桥梁,成立于2010年的NCCR Robotics目前在可穿戴机器人和移动机器人领域转移出了10家创业公司。投资者和企业可以与政府相关机构直接、高效的沟通,感受不到官僚主义或者层级多效率低的情况。

再加上,瑞士初步形成了一个产学研有效融合的开放创新生态系统。瑞士除了全球工业机器人巨头ABB,瑞士在机器人领域有超过25所研究中心和实验室。围绕着ETH和EPFL衍生出众多在技术上具有领先优势的机器人创业企业。以人口来计算的创业密度极高。

瑞士的高端制造业与ETH和EPFL等研究机构的人工智能、学习、感知方面的研究能力结合,形成了瑞士独特竞争力的机器人产业;同时具有相对硅谷便宜但素质同样顶尖的技术人才、颇具吸引力的税收政策,这些因素吸引了众多科技公司前来投资。谷歌、脸书、苹果、迪士尼等美国行业巨头纷纷在瑞士设立研发机构,其中,谷歌建立了硅谷之外最大的研发中心,现有两千五百人,最终计划招募五千人。成立于1945年的IBM苏黎世研究中心,是这其中最有历史的机构,这一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科研机构去年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制造出世界首个可商业化的人造神经元,标志着人造大脑研究的一大突破(ETH教授Giacomo Indiveri教授制造出第一个人工神经元)。凭借人才和国际大公司的聚集,瑞士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机器人与人工制能的新兴企业,尽管规模和程度尚不及硅谷,瑞士已经成为重要的国际化机器人创新中心。

创业冒险文化在瑞士尚待发酵

但是与硅谷相比,要将顶尖的科研成果转化为商业上的成功还有一些挑战。由家族办公室提供资金支持的风险投资公司Rewired主要关注下一代传感器、机器视觉等机器人相关技术,该公司合伙人Santiago Tenorio-Garcés和投资经理Jae-Yong Lee认为,瑞士和美国硅谷的一个关键不同是在于:硅谷的成功基于创业公司具有很强的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是美国公司的重要财富,当这些企业成长为巨头以后又会持续的对整个生态系统投资。瑞士创业企业的冒险精神相对于硅谷企业还不那么强。美国文化体现在,通过天使投资人的冒险、接受失败、继续下一个项目的循环去最大化企业家精神的存续。这样的冒险文化在瑞士尚待发酵,假以时日,瑞士的创新生态系统会像硅谷的方向发展,企业家精神最终会反哺整个产业,这是他们投资瑞士的原因。

同时,Rewired认为典型的美国和瑞士的研究人员之间存在显著差距,美国的研究者总会试着把技术商业化,思考怎样把事情做大、怎样建立下一个苹果。而欧洲的研发人员更像艺术家,他们把开发的技术视为自己的孩子、他们的杰作。而商业化,并不是科研人员的考虑范畴和责任。这也恰恰是很多领先世界的突破性技术产生于欧洲而不是其他地方的原因之一。

瑞士缺少愿意冒险的资本

瑞士的另一个挑战是资本的可获得性。在硅谷,各种资本包括养老基金都愿意对创业公司投资,而在欧洲,资本的可获得性要差一些,在瑞士,由于政府和私人投资者的支持,种子阶段的资金比较容易获得。由于金融服务业的风险偏好,对创业公司的兴趣不大,超过五百万美元成长阶段的资本很难获得。瑞士虽然并不缺钱,但缺少愿意冒险的资本。目前包括政府在内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各界都认为需要改革体制,但涉及到税制、各部门间合作机制以及文化方面的问题,变化非一朝一夕。瑞士联邦前总统约翰•施耐德•阿曼在机器人产业日论坛上表示政府将建立规模5亿瑞郎的基金鼓励成长阶段的企业留在瑞士。

目前中美在创新领域,无论是人才、投资、技术合作都呈现欣欣向荣的状态,彼此竞争合作并存,相互开放并促进,使得中国和美国在人工智能相关领域呈现出未来两极的特征。

美国众多的高科技巨头的崛起,提高了人才资源池的价格门槛,目前硅谷最优秀的开发人员的年收入为20-40万美元左右,这方面瑞士相对于硅谷更有优势,同样水平的工程师在瑞士的收入约为硅谷一半。高密度的优秀基础研发机构、硬件研发优势、性价比高的人才、有吸引力的税收制度,使美国巨头纷纷加强与瑞士机器人方面的合作。近期,也开始在这个领域看到印度投资者的身影。

瑞士是中国与硅谷合作之外的又一选择。中国与瑞士产业发展的历史与定位不同,双方具有巨大的互补性,在创新方面存在广阔的合作空间。中国与瑞士应加强在机器人产业创新方面的沟通、理解与合作。中国具有(1)强烈的企业家精神。(2)完整的工业体系包括高效、低成本的将产品原型市场化量产的能力。(3)多种需求、多层次并存的丰富而巨大的内部市场,可能衍生出市场中丰富的场景应用。(4)快速开发市场的能力。这些是瑞士将科学研究转化为商业成功所必不可少的成功因素。而中国应该更多的向瑞士学习在机器人基础研发领域的创新能力和建立高效的产学研合作的创新生态环境。

开放是技术创新中心重要特征,中瑞双方的机器人领域相关创新促进机构、科研机构、创业企业以及专注于行业发展的大公司之间均有合作机会。双方可以加强关注与合作,通过了解消除目前产业界存在的某些不必要的担忧、互利共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